孤独堡垒缺管家吗

阿汤好帅
marvelDC杂食✨
米叔墙头
焦罐罐
鬼系写手
鬼系剪刀

【双布】【季英季】 论直男思维的运转模式 (1)


英布对隔壁影虎军团的将军季布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真的是个将军么。他长得太好看了,与这军营简直格格不入,倒像是哪家的公子,能与他完美搭配的应该是那些醉生梦死的销金窟,而不是一帮大老爷们整天闹哄哄的军营。

可是,让英布没法忽略的是,季布就是季布,他的确是影虎军团的首领,穿着衣袂飘飘的长衫没有任何盔甲护身也能与自己干上一架而丝毫不落下风。

“你怎么又来了。”英布呵斥了一句。他正在指挥士兵们操练,远远就看到一个青蓝色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心上泛起一阵浮躁。

“我来看你,你不开心吗。”季布哥俩好的将手臂搭上英布的肩膀。别看季布长得没有半分军营男人的热血与粗犷,个头是一点也不矮,做这个动作一点也不费力。

英布推了推他,没推开,嗤了一声,“你不在影虎军团待着,天天跑来雷豹军团,这将军当的像什么话。”

季布索性将身体大半部分重量都靠在英布身上了,“影虎军团的弟兄们就是愿意听我的,就算我天天跑来跑去也没人不服我,不像你,每天都要紧盯着,像看孩子似的,你一点自由都没有啊。”

英布皱起眉头,“男人带兵打仗,就要对手下的兵负责,不好好训练,将来在战场上丧命的就是他们。”

“说的对说的对。”季布附和着,这话他都听了多少遍了,这个男人真是直的一根筋,连调侃的话都听不出来么。

英布又推了推季布,季布胳膊上的盔甲硌在他的盔甲上,似是卡住了,一时间俩人竟都没挣开,英布当时就听见了将士们低低的哄笑声。

“笑什么笑,练完了这遍都给我再绕着军营跑一圈,跑完了再吃饭!”

“是!”

好不容易英布终于摆脱了季布的那条手臂,转身进了营帐,撂下了一句,“你站那别走。”

英布没一会儿就从营帐里出来,却是把盔甲卸了,提着自己的两把斧钺,“来,陪我打一场。”

英布第一次和季布干架的时候就意识到季布只有臂膊上一条盔甲,而自己全副武装,赢了也不舒坦,从此再和季布比划拳脚都要卸了盔甲,布衣上阵。季布打趣他,“你还真是体贴入微啊。”

影虎军团对自家将军的看法是这样的:男人就要像我们将军这样,上马鬼神不惧,下马男女通吃。季布长得是真好看,就连那条大花秋裤都没把这美貌和挺拔气质削去半分,这一点,哪怕是直男如英布也得承认。他的性格也好,轻易不生气,见谁都是和煦的笑脸,军营外能迷倒不少姑娘。

而雷豹军团对自家将军的看法是这样的:男人就要像我们将军这样,上马鬼神不惧。

..........没后半句。英布平时就板着一张脸,加上脸上的黥字,出了军营走在街上也是生人勿近煞气腾腾,这种气质对于日常交际生活简直是种阻碍,连普通询问买一块磨刀石都像是要打劫。不过后来英布发现,在某些特定情况,还是有好处的。

这要从涟衣公主过生日说起。季布从老早就开始盘划着买什么礼物,整天在英布耳边叨叨叨,钗环首饰一样一样的问,英布一开始还敷衍着回应两句,因为他觉得季布是真喜欢公主,都献了这么久的殷勤了公主还是波澜不惊的无甚回应。后来季布就把英布那一点儿耐心都消磨光了,女儿家的那些东西,英布又不懂,什么簪子玉环手镯金的玉的银的他一概不知道,于是就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
结果季布让英布陪他上街买。英布没答应,他就一天三顿,按吃饭的频率求他。直到英布确实认识到不答应他的话在公主过生日之前自己就没法好好吃一顿饭之后,只好答应了他。

走在街上,英布看着两旁的商铺摊架,心里想着,那涟衣公主该是个怎样的美人,能让季布这么神魂颠倒,必定长得倾国倾城,又想,季布虽然是影虎军团的将军,但要求娶公主......怕是........

英布只是略一走神,结果迎面一股酒气,人群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按在季布胸前,拽着将季布往旁边一拉。

“哎哟,这...这个美人对爷的胃口,长得真漂亮,走,跟爷去楼上喝、喝一杯,爷有赏要给你。”

原来是个不入流的地痞小流氓,喝醉了在街上调戏民女。此刻,这个倒霉的地痞将手按在季布的胸上,全然不知自己招惹到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评论(14)

热度(55)